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爆轰]卧底2

黑道PA,卧底爆豪X卧底轰,爆轰。

有虐身剧情,看过1能接受的进。

 

[1]传送门

 

3

 

强光照射在双发色的青年身上,他脸色青白,脸颊却有一片病态的潮红,被冷汗打湿的头发软软贴在脑侧。

长时间的不眠不休让他疲惫不堪,然而在剧烈的疼痛下睡去是一种奢望。

 

沾血的钢针缓缓从他的手指关节抽出,这个恶毒的器械甚至粗糙不平,拥有不规则的倒刺,带来又一次压抑在齿间的呻吟。

这修长的双手在过去的几小时被悉心照料了一番,左手四只手指失去了指甲盖,被器械整个撕扯了下来,露出鲜红的血肉。

关节红肿,是被扭断又接上的痕迹,钢针在掀开的指甲盖,脆弱的关节部位留下可怖的孔洞。

奇异的是,这些伤口没有一处真正伤到神经,甚至还在施刑之后简单处理过,没有产生紫黑色的坏疽。


钢针被扔回装满消毒剂的容器,发出一声脆响。

“好了,热身我们也做过了,现在有话想对我说了吗?”金发红瞳的男子不疾不徐问道,双眼紧盯轰的双眼,探究他的实时心理状态。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沉默。

 

爆豪接到委托的时候,指虎含糊其词,只透露了一部分情报,还提出了不能给施刑对象留下残疾的奇怪要求。

直到他进入这个被严密监视的房间,看到轰那张极具辨识度的脸时才恍然大悟。

黑道中干这行的人不算少,爆豪并不以残忍著称,效率和成功率却是最高的。细致谨慎到像是外科医生一般的手法,对细节和心理的把控都是顶尖。

这就是他被挑中的缘由。


 

这次的委托对于他来说非常棘手。

掺和进了大黑帮的高层内斗,不论成不成都有无数后续麻烦。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认识轰焦冻。

 

4

 

不是对黑帮老大新宠的认识,而是对前辈的认识。

爆豪是为了执行某个秘密任务才扮演这个角色的。某种意义来说,他和轰才是真正的同僚。

为了安全,卧底都只和上线联系,所以轰不知道他。他却在接到任务之前就见过这个颇具名望的前辈。

他们任务相异,按理说不会有交集,没想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就是这样的情况。

 

所谓审讯,就是突破心理防线,从而得到可靠的信息。

施加疼痛就是其中一种有效的方式,疼痛能像一把钢锥穿刺进自我防卫,造成以点带面的心理溃败。

人会畏惧下一次疼痛,意志被削磨,说出对方想要的信息。

这对轰当然没用,爆豪早就意识到了。

轰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他们的教官说不定还是同一个人。

 

爆豪知道,但是拷问专家爆豪不应该知道。于是这种毫无意义的拷问只能继续下去,

指虎对这个宿敌了解更深,却丝毫没有叫停的意愿,在想什么已经是昭然若揭。

房间在被严密监控中,他有任何动静,都会通过设备传到指虎的眼耳中。

这个变态实在令人恶心。

爆豪心中怒意翻涌,在脑内把指虎捅了十几个窟窿,手下却稳稳地剪开了轰的外衣,袒露出喘息不定的胸口。

他逐渐加大力道,以慢得能让人发疯的速度压断了轰的一根肋骨。

 

几小时后,爆豪脱掉沾满血迹的血手套,走出了这个被严密监控的房间。

“我说你干脆一刀捅死他得了,这样大家都轻松,简直浪费我时间。”爆豪皮笑肉不笑地建议道。

 

“别生气啊,你可是专家,这不动手我怎么知道有没有用,”指虎双眼发亮,像是很满意这场表演:“把那东西拿给爆豪君看看。”

便有人呈上一管早已准备好的药剂。

“吐真剂……”爆豪不太意外,这个黑道组织的生意之一就是走私违禁药品:“有这东西为什么不早用?”

“这可不是普通的吐真剂,改良Ⅱ型,不会对大脑造成太大损害。就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无伤大雅的负面效果。要是让他自己选,肯定死都不乐意,”指虎摩挲了一下手指,吃吃笑道:“既然爆豪君也无法让他开口,我用它想来大哥也不会有什么话说。”

爆豪面沉如水。

他听过这个药剂,只不过国内几乎没人把它当做吐真剂用。

简单来说,这种昂贵的药品真正的作用是催|情剂。

 

TBC

写这个我最大的障碍是对轰下不了手,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感觉下一章的小破车是开不起来了〒▽〒

评论(1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