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出轰]就算你继承了OFA也不能为所欲为,赔我手机

学习写甜甜美美的恋爱戏码,出轰。

别人写是糖,我写是流水账,我好菜啊。

 

1

 

绿谷出久和轰焦冻是好朋友,无话不说那种。

上学的时候就经常腻在一起,毕业后也常常通过手机联系。

绿谷虽然是个宅,本质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看什么都喜欢,看什么都有趣。

这些有趣的东西,他想分享给轰。

有时是路边墙头上一只晒太阳的奶牛猫,懒洋洋地挥舞着尾巴。我记得轰同学喜欢猫吧,绿谷这么想,果断拍了照片,在聊天软件上发给轰。

“哈哈哈轰快看,是猫。”

“哈哈哈好可爱。”轰总是秒回。

有时是一家新开的店,店招上用夸张的字体写着“百分百荞麦面”。

“想吃吗?”“想。”“下次带你吃。”

 

格兰特里诺就看不惯绿谷这样的做派。你们年轻人就是这样,一天到晚盯着手机,好好听我说话啊。

欧尔麦特倒是会心一笑,多年前绿谷就是这样,刚考完临时执照第一件事就是拍照报喜,也算是这孩子的习惯了。

 

这终究是年轻人的时代,新生代英雄们就很理解这种做法。嗨嗨,这不是挺好吗,大家毕业之后没办法天天见面,好朋友之间了解互相的生活就只能靠网络了啊。再怎么被指责宅男做派也比离别的失落来的好啊,理解。

 

作为一个重度网瘾青年,峰田真就不理解了。

他路过绿谷所在事务所的片区,顺便邀他出来喝酒。结果席间绿谷拿个手机对着居酒屋的小菜就是一个让摄像头先吃。

这也没啥,在喝了几杯交流感情,绿谷的手机第三次震动的时候,峰田终于忍无可忍。

这么如胶似漆吗,谁啊,难道……峰田趁他不注意拿走手机就是个百米冲刺。只见屏幕亮起,一条信息显示出来。

“在家里吃。”

发信人轰焦冻。

往上一翻,都是“图片,图片。在和峰田君吃饭。”“我也刚下班准备吃晚饭。”“吃了什么?”……这种对话,极其无聊。

峰田非常失望,把手机递还给绿谷:“什么啊,还以为你毕业后终于长进勾搭到女朋友了。结果是轰啊……”

“我哪儿有那本事。”绿谷红了脸,慌张解释。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这么无聊的日常有什么好交流的,对此,峰田仍然疑惑得要命。

 

2

 

有一回休假,绿谷陪着妈妈去神社祭拜,正好遇上轰。

“阿姨好。”轰穿着大衣围着围巾,乖巧地打招呼:“绿谷,好巧啊。”

引子对这个少年也是印象深刻,很容易就回想了起来,于是邀他回家做客。

“说起来,轰许了什么愿呢。”

“说出来就不灵了。”

“也是。”

没有得到答案的绿谷仍然很开心,仿佛光见到轰就已经是极开心的一件事。

当晚轰留宿在绿谷家里,没有多余房间,只能和绿谷挤一挤。轰也不见外,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中途绿谷醒了一次。

轰睡得很沉,这个榻榻米选手睡相不是太好,没滚下床全因他睡在内侧。现在整个人挂在绿谷身上,脸埋在绿谷的颈肩。随着他的呼吸,传来酥痒的轻风。

 

 

还有一次绿谷去轰家里做客,不是轰家老宅,是轰在外面租的小屋。因为他好奇轰现在的生活状态。

轰系上围裙,亲自下厨做饭招待他。

绿谷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手的?”

轰熟练地切着配菜,语气很温柔:“一个人住也不好老叫外卖,就学会了。”

炸猪排的香气弥漫在厨房,绿谷看着忙碌的轰笑。


“轰。”

“嗯?”

“你还会做猪排饭,好厉害。”

“这个不难。”

“真香。”

“那就多吃点。”

 

3

 

某一天,绿谷照常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一个长相新奇的外国水果。他照常拍照发送走了一套。

轰那边回了一张照片过来,看场景是高档餐厅,非常有格调。

桌子上摆放着两人份的餐具和一瓶红酒。

“在干嘛?”

轰那边沉默了许久没回复,等绿谷手机再次震动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后了。

 

“约会。”

 

4

 

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绿谷已经没印象了。就记得头脑一片空白,像是中了心操君的个性。又像是被杀人鲸前辈的音波正面击中,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他好几天没有再和轰分享任何东西。好像从前什么都有趣的世界不再有趣了。

 

这么好几天,他终于忍不住来到轰的住址,正好看到轰站在门口,背对他在和人打电话。

“我周末有空。”

“下班我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这一瞬间,伤心、懊恼、愤怒都汇聚成一种极度的恐慌,攥紧了绿谷的心。他做出了从来没有想过的事,伸手夺走了轰的手机。

“绿谷?”轰很诧异,抬头看向他。

绿谷浑身发抖,这几天的压抑恐慌从心底喷发。

“是你约会对象吗?”

轰沉默不语。

“你……喜欢她吗?”极度的酸涩从大脑里直冲双眼,滚烫的液体即将汹涌而出。

“你希望我喜欢她吗?”轰站在原地,毫不退缩地看向他。

绿谷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控制不住力道,手机屏幕发出脆响,裂纹蛛网一样散开。

“你不想我喜欢她,就要告诉我啊。”轰异色的双眸灼热坚定。

他从泪水奔涌而出的绿谷手里取回手机,可怜的手机还活着,划亮破碎的屏幕,通话还在继续。

通话人分明是——“轰冬美”

“你不开口,我们怎么能开始呢。”轰挂断了电话。

 

END

评论(20)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