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出轰]妖鬼

玄幻pa速摸,人类出久X被封印的强大妖鬼轰的现代探险故事,出轰。

亦然太太的梗,梗超棒,能力有限,摸个片段。

 

绿谷出久走出了14层楼梯口,外面一片漆黑,所有电源和应急电源都被切断了,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走廊的深处扑面而来。

这样的黑暗对于拥有阴阳眼的绿谷来说不算什么,然而强烈的死气让他呼吸困难。
绿谷握紧了手中的角,坚硬又冰冷的触感从他手心传来,几不可见的血色薄雾从他揣在兜中的手心蔓延到了全身,带来了一种笃定的安抚感。
他长呼一口气,走进了黑暗之中。

“10年间,这栋老楼已经发生不下二十起恶性案件,卷宗我全都仔细看过了。”

“我认为事件的起源要追溯到第一起血案,发生在1408房间的双胞胎惨案。”

“这栋楼选址不好,方位极阴,而1408号房间刚好是整栋楼的正中心。她们死法凄惨,心怀怨恨,而八字和死亡时间都有加成,可以确定……”

“她们已经在杀害了这么多人之后,借助阴煞之气成功进化成了危害性极强的厉鬼。”

 

绿谷习惯性碎碎念,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讲解给他那个可靠的搭档。他神经紧绷,步伐却笃定从容,很快来到了1408房间门前。

这栋楼早已没有人居住,地上都是被丢弃的残破日用品,落满了尘灰。之前绿谷也是一路踩着危楼楼梯爬上来的。他观察了一会儿,伸出右手,轻而易举推开了早已朽坏的门。

与此同时,他左手心的角猛得一震,像是在提醒他此处危险,绿谷心领神会,迅速抽回手向墙后一避。一只纤细手掌从门中无声无息探出,在黑暗中散发着惨败的光辉。

 

大门缓缓打开,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嘎声。黑暗深处传来一股不祥的恶臭。

绿谷从门缝看去,房间里的天花板上,蜘蛛般倒垂着攀附一个身穿染血白衣的女孩。鲜血披面,脖子上贯穿了一道深深的刀口,一双恶毒的眼睛紧紧盯着门外。

绿谷感觉身后一寒,侧头回看。过来的方向蠕动出一个白色的身影,竟然是另外一个容貌肖似的女孩,她的脖子呈现诡异的弯折,眼睛暴突而出,从后面阻住了绿谷的退路。


被包围了啊……
两只女鬼发出婴儿啼哭般的怪响,带着密密麻麻像是发丝一样的血丝,以野兽的方式手脚着地,快速向绿谷冲来。鲜血从她们身上滴落,渐渐汇聚成了诡异的血丝覆盖在地面和墙面上。

 

绿谷感觉到了危险的压迫感,他没有犹豫,让尖角刺破手心,呼唤道:“轰!”

楼道内的气氛为之一变,时间仿佛静止了,空气沉滞到了极致,一道浓重的黑暗在绿谷身后展开。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物,紧贴在绿谷身后。他五官轮廓分明,完美英俊,左脸却有一片烧伤。

额生双角,显示出非人类的身份,双角微微弯曲向上,左角残缺,曾被暴力摧折。灰蓝的异瞳注视着双胞胎,嘴唇紧抿,显得刚毅冷酷。

 

温度骤降至零点,冰潮从那片黑暗之间汹涌喷薄而出,犹如巨浪拍击礁石,以绿谷为圆心,扩散开去。

一声脆响,血丝崩裂,房间里的女鬼被当胸洞穿,“嗬嗬”低呼极力挣扎,黑血从她伤口涌出,她尖叫道:“姐姐!”

冰潮将她拍击在了地面,残忍地挤压成了碎片,爆成了一阵血雾。走廊中好像下起了一场暴风血。

另外一个女鬼在此时从冰面的空隙偷袭绿谷,试图击溃这个孱弱的人类操控者。

冰潮已然来不及收回,一道黑焰凭空亮起,点燃了她的脸,这个女鬼发出了惨叫,像是被活活焚烧一般躲避,然而这只是徒劳。

她在黑焰中像是一颗方糖溶解在了一杯咖啡中,消失在了虚空中。

 

T可能没有BC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