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向哨]青春候症群 上

睡前摸一个看上去是正剧,其实还是沙雕的鱼。爆轰向。

二设很多,可以接受的话……

 

1

 

这里是哨兵公会训练场,一个被仪器还原的模拟场景。

 

沙子热得烫人,也不知道被烈日暴晒了多久。放眼望去,皆是被阳光直射的黄沙,反射出刺目的白光。

哨兵五感异于常人,敏锐无比,这样的环境会令他们心烦意乱。

轰焦冻收敛感官,放开意识,迅速捕捉到了敌人的位置。

那是一对训练有素的向哨组合,向导很快觉察了他的窥探,铸建起一座坚固的屏障,截断了他的精神触丝。和他搭档的哨兵通过精神链接,共享了向导的视野,对着他的方位射出一连串子弹。

然而轰已经不在那里了,他轻松预判了对方的攻击。

精神力凝聚成一道无形无质的长鞭,带着澎湃的巨力破空而至,重重掴在屏障之上。只几击便震碎了在轰看来薄弱无比的屏障,鞭笞在了向导身上。这一击超过仪器所能检测出的伤害上限,向导还没感受到痛苦,便已完全失去了意识,被仪器判定死亡登出。

没有了向导的壁障,对面的哨兵位置暴露无遗。

几番交锋,轰悄无声息接近,次席哨兵失去了向导的辅佐,无法及时捕捉到他移动的身影。很快,高速震动的粒子刃化作极薄的刀锋,无声无息洞穿了哨兵的身体。

训练结束。

 

 

2

轰在模拟仓中睁开眼睛,舱口已经打开了。

“靠,轰你还真是不给面子。”旁边传来对战对手不甘心的呐喊:“这次竟然比上次还少用了十秒。”

他的向导是个圆脸的可爱青年,在旁边啧啧有声:“要不怎么是首席呢。”

“我说你真不打算找向导啊,你爸会乐意?”

“再说吧。”轰腼腆地揉了揉眼睛。

 

一红一白两只毛茸茸的胖爪子从舱口探进来,艰难地抖动了半天,终于颤巍巍露出一个考拉脑袋,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很是期待地看着轰,然后舱边太滑勾不牢,失爪坠落。

“荞麦面!”轰伸手捞住这只笨拙又圆滚滚的可爱生物。

名叫荞麦面的考拉在轰的手中泪眼汪汪看过来,好像被吓到了。

“不是叫你先去玩玩吗。”轰伸手摸摸自己精神兽柔软的肚皮:“我完事了,吃面去。”

 

3

 

至今为止,轰焦冻对生活的思考大致分为两类。

一是,他一个大龄男哨兵,功绩积累不少,却总是匹配不上合适的向导,真是……真是太棒了吧。

二是,他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不想和其他人绑在一起,单身万岁。

 

时代在进步,黑暗年代强制结合的规则早已是过去。

科技在发展,人造向导素都成了OTC药物,感觉不适的哨兵甚至可以在自动贩售机直接购买,向导与哨兵的绑定也不再是必须的了。

 

塔这种机构仍旧存在,只是沦为了婚姻介绍所和公会事务所,会定期给未婚男女推送相亲信息。

收费的,还挺贵。

轰的父亲给他定了个豪华套餐,可以从数据匹配到相亲介绍再到结合辅导一条龙。

可惜这项顶级红娘服务大概得泡汤了,轰一边嗦面一边想。

 

4

 

下午有个例行会议。

公会主席和几个工作人员在会议室整理资料,准备投影仪。

这个会议室硬件配置有点老,类似于教室,摆着几排桌子,只在最前有投影设备。

公会排名前二十的哨兵们陆陆续续到了,全都自发从倒数第一二排开始坐起,缩在最后。等人基本到齐,最后三排已经坐满了,前面还是空空如也。

主席大怒拍桌子:“你们怎么回事,还是小学生吗?往前面坐。”

精英哨兵们不情不愿站起来,抬起他们尊贵的屁股,集体往前挪了一排,还是把前两排空了出来。

轰来的有点晚了,好位置都被挤占完毕,在主席热烈的目光下求生欲旺盛地坐到了第一排。

 

“咳,总而言之,对方要求我们派遣一个未结合的哨兵参与这项支援。”

全场唯一的单身狗成为了视线焦点,考拉在轰的背上不安地扑腾。

 

5

 

轰拿着介绍信,很快便来到了这座事务所报到,他私人物品没什么好收拾的,特别效率。

这里是另外一座塔——现在已经叫事务所了,管辖范围,很多风土人情都不太一样,轰感觉挺新奇。

 

负责接待他的金发的男子老是盯着双色毛的考拉看。

精神兽是哨兵向导的灵魂伴生兽,很多时候反应了主人的性情和精神状态。作为一个强力哨兵,却拥有这种毛茸茸毫无威慑力的精神兽,有时轰自己都会觉得奇怪。

能看得见精神兽代表他不是普通人,但真的有这么怪异吗?

 

“请问,向导素哪里可以买到?”半路上就感觉自己进入发热期的轰看了看他的胸牌,决定求助于他。

“……什么向导素,”名叫爆豪胜己的男人皱了皱眉:“你是指omega抑制剂?”

 

 

TBC

评论(12)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