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2

[1]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别动,我不想折断你的骨头。”金发红眼的青年扯出一个睚眦必报的笑容,用之前轰焦冻几乎一模一样的口吻嘲弄道:“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个alpha,轰焦冻了然想。

这是显然的事实,轰焦冻从小受到严格训练,即使是个法师,近身战斗力也在水准之上。眼前的金发青年显而易见很强,至少比他强。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认命了一样放弃挣扎,柔顺答道:“我是寒冰之墙巡逻小队的法师,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意外……”声音却逐渐低了下去,接近嗫嚅。

眼前的法师肤色白皙,双眼紧闭,长长的眼睫垂落,落下堪怜的阴影。脸部线条柔和俊秀,身形削瘦,却是久经锻炼的矫健灵活。

金发青年并未怜香惜玉,无视对方示弱的举动,一刻都不肯放松。

“你是柔弱的少女吗,就不能大声点?”金发青年打断道,忍不住倾身低头,想要听清他在说什么。

然后他灵敏的双耳捕捉到几个诡异的音节,从眼前被压制得死死的人口中传出,带着奇怪的尾音。

金发青年直觉不对,怒吼一声速度奇快地向后跃开。

然而已经晚了,轰焦冻白皙的手心出现了一个明亮的电球,与此同时,固化了连环闪电的宝石胸针“砰”得爆成了一团粉尘,消散在了微风中。

他纤长的手指张开,电球化作一道电链,直扑逃开的金发青年。只见银蛇乱舞,电芒将之包裹了起来。

金发青年视线中出现一片极亮的明光,电击让他全身麻痹,肌肉失去了控制,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眼见巨大的威胁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轰焦冻缓了缓胸中郁气,揉了揉剧痛的右腕。他站了起来,顺便摸走了地上的短刀和青年身上的匕首,踉跄着向帐篷门口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后脑劲风袭来,不及反应就被从人背后扑倒在了地上。两个人在地上纠缠着翻滚了几圈,再次扭打在了一起。

怎么可能,这样的电击即使是极能耐受痛苦的魔兽也会倒地不起几个小时,怎么会?轰焦冻满脑子不可置信,被这野兽般的青年粗暴地反绑双手,从背后压在了地上。

金发青年揪住法师的头发,这只手很强壮,力气极大。

“放弃抵抗。”他冷冷说,却只换来一阵更猛烈的挣扎,法师甚至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暴怒的alpha拽着头发将法师狠狠撞在了地面上,温热的血液从伤口溅出。

 

 “艹!”金发青年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有点懊恼,松开了手里的头发。这下子法师是真的彻底晕了过去,鲜血还溅到了他裤子上。

 

“他是个柔弱的omega,你忘了?”本该在帐篷里工作的军医姗姗来迟,抱着双手看着面前的惨烈场景质问。

“少啰嗦,他哪里像柔弱的omega了。”alpha把昏迷的omega拎了起来,动作不由自主轻柔了很多:“现在停止游手好闲,履行你的职责,治疗我的战利品。”

 

TBC

想看小男孩打架,肢体交缠,法术XJB写的,别介意。

[3]

评论(1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