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3

[1]  [2]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温热的血从头上的伤口流下,轰焦冻想要努力保持清醒,意识却不受控的远去了,陷入黑甜幻境中。

 

空旷的大厅被昂贵的魔法灯照的如同白昼,厚厚的地毯不久前刚换了一批,踩上去很软。墙角花瓶里插着刚从花园摘下的玫瑰,娇嫩的花瓣还带有晨露。

他的母亲穿着长裙,五官端庄,看上去温柔多情,半长的白色头发盘成了优雅的发髻,浅灰色的眼睛散发出淡淡的忧郁:“为什么不和胜己出去玩呢?”

轰焦冻紧紧攥着母亲的手,小声说:“他不喜欢我。”

然后他被揽入了温暖的怀抱中,母亲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不会的,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焦冻呢。”

 

轰家的omega小王子,这是他出生后被贴上的标签。这个轻佻的标签下,他不再是个独立的人,而是一个弱者,一个可以婚配的omega,一个可以生育的优良巢床。

所有人都说Omega是天生的弱者,生来就需要被支配。现在有个优质alpha摆在了他面前,门当户对,只需要他按部就班和他结婚,一切都会好起来。

 

让alpha和婚约都见鬼去吧!

于是翅膀硬了的轰焦冻顶替了一个平民法师,拿着他的派遣公文,来到了这个国家最危险的边境绝地,寒冰之墙。

“中央高塔的法师啊,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栗发的骑士检查了公文和铜印,打量着年轻的法师:“不管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总之,欢迎你。我们缺一个法师很久了。”

轰焦冻未来几年的亲密战友伸出右手用力握了握他的,带着坚硬的刀茧,硌得人生疼。

几年后他被磨砺成了一个战士。直到今年兽潮异动,意外发生了……

还在昏迷的轰焦冻打了个哆嗦,整个人蜷缩起来,却没有从记忆的迷宫中脱离。

幼小的轰焦冻忐忑不安,撞上了远道而来女大公的独子,面对罕见的同龄男孩,他紧张的思考怎么打招呼才足够得体。

他的未婚夫吊儿郎当站在那里,对他露出挑衅的笑容。

“你真难闻,这就是omega的臭味?”

多年前冬日阴霾的阳光照亮了他不安分的金发,和一双红色眼睛。

 

TBC

 

不知道写什么鬼,直A癌和他的omega小娇妻吗【×】

[4]

评论(20)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