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4

[1] [2] [3]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好了,幸好没有留下后遗症,只是流了些血。”军医眉目清朗,是个气质温和的美男子。他边给黑发的伤员换绷带边善意安抚道:“这一切都只是误会,我们只是想要救助你。”

轰焦冻安静坐在床上,配合地低头,任由陌生人在脆弱的脖颈头部摆弄,乖顺的好像一只家养的猫。

魔法易容,一个能改变人外貌的小幻术,被轰焦冻固化在自己的法袍上。

在有限的条件下,不论是隐身术还是羽落术,都是更实用的选择。这里是寒冰之墙,是真正的战场,危险无处不在,这种简直玩笑一般的戏法绝对不是明智选择。

然而这对轰焦冻来说是必须的,他的外貌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让人一见难忘。托没人扒掉他袍子的福,现在的轰焦冻看上去黑发黑眸,并不具备特殊辨识性。

帐篷里气氛良好,双方似乎冰释前嫌。只除了他被反缚了双手,旁边还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施暴者。实际上要不是这个战斗力爆表的alpha站在旁边,乖顺的黑毛猫咪大概会毫不犹豫豹变,根本不会坐在那里好好听人说话。

而现在,在精神力透支,体力也是强弩之末的情况下,无意义的反抗只是自取其辱罢了,纯属浪费时间。

“听着,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我们带来重要信件需要亲手交给驻守军的最高长官。”

一直沉默的alpha露出笑容,这个笑容压迫感十足,他慢慢靠近了俘虏。法师不由自主向后瑟缩了一下,背部撞上了帐篷内壁。

只听锵啷一声,alpha拔出了匕首,左手轻柔却不容置疑的将他按在床上,貌似漫不经心提醒道:“对omega的保护和优待不是必须的,这条守则在战场上无效,不要做无谓的事。”

下一秒,轰焦冻感觉冰冷的匕首触碰肌肤,双手一松,绳索被一刀切断。

“你们就不怕我不信?”轰焦冻沉默了一会儿,揉着重获自由的双手,抬头问。

“你随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花招都是徒劳的。”金发的alpha傲然说。

 

他说对了,不过这是轰焦冻自己的判断。他确定这是一个精锐小分队,人数不多。为首的就是那个皮糙肉厚对连环闪电有抗性的可疑alpha。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佣兵团,因为他们武器精良,绝对不是散兵游勇。现在他觉得这些人可能是贵族的私兵,来执行某种不可告人的任务。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潜入的异族,现在他已经被灭口了。他们有胆量直接前往驻军,说的就不是假话。

不知道为何,这个alpha略有点眼熟……轰焦冻思索着。

“卡尔,巡逻小队的法师,你已经知道了。”轰焦冻指了指自己,皮笑肉不笑试探道:“敢问这位大人怎么称呼?”

“红龙。”

 

寒冰之墙曾经是抵抗异族的最终防线,鼎盛时期,这里聚集了全国最强大的军队和战士。但在击败了异族的百年后,这里不再是人们趋之若鹜的圣地。再加上艰苦的环境和经常发生战斗的危险,像是法师这种稀有物种,更是好些年没见着人影了。

当年那个平民法师犯下了恼人的大错,被一纸调令送往边境。与其说是援助,不如说是流放。轰焦冻顶替了这个惶惶不可终日的omega少年,摆脱了让人生厌的宫廷生活,天高任鸟飞。而对方为了自己的性命,必定守口如瓶,隐姓埋名低调做人,按理说安全系数很高。

慌乱跑入冰原深处的惊马,同伴的惨叫,飞溅的鲜血,还有本不该出现此处的变异魔兽。轰焦冻闭闭眼,之前噩梦般的景象在脑海中划过,他从中嗅出了阴谋的气息。

“最好全速回归,之前的遭遇战不对劲,我们的路线被人泄露了。”

队伍在第二天清晨出发,向着正南方直线前行。轰焦冻不同于体术战五渣的普通法师,他熟练翻身骑上了那匹牵给他的白马。所有人安然疾行了一个白天,在夜幕降临时安营扎寨。

 

深夜,魔兽再度偷袭。

惊呼声中,冰霜巨狼如离弦之箭,冲破了帐篷,散发着腥臭味的利齿扑向了轰焦冻的脖子。他就地滚开,躲过致命攻击,伸手在地上轻轻一抹。

之前的休息已经让他透支的精神力逐渐恢复,得省着用,不再是之前完全干涸的状态。

一道冰墙无声地出现在巨狼的前方,巨狼躲避不及狠狠撞了上去,将冰墙撞的粉碎,头晕眼花之际冰锥已经从它口中直掼入脑。

轰焦冻没有去看呜咽着抽搐倒地的魔兽,扭头看向那个自称红龙的alpha。

另外一头巨狼张着血盆大口凌空下扑,红龙并未避让,双手执短刀,反而就着它下扑之势蹲身竖劈。雪刃没入巨狼肚腹部,竟就势将它一剖两段。腥臭的狼血迎头浇下,把他喷了个正着。

TBC

 

双方互飙演技以示尊敬。

[5]

评论(1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