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出轰][ABO]意外4

[1] [2] [3] 

 

O轰A久,有年龄操作,狗血老梗,介意慎入。

 

联合行动圆满结束,依照惯例有个聚餐。也不知道哪个馋肉的力荐,大家一致决定去吃烤肉。

“绿谷,地址发你手机了,不见不散啊!”

社畜多少有些应酬不能拒绝,这种集体活动就算其中一种,就算是职英也逃不过的宿命。

刚好这天绿谷出久的工作横生波折,不得不多花了些时间解决。等他忙完善后工作,脱掉战斗装换好便服赶到烤肉店的时候,大家早开吃了。

这本来就等同于庆功宴,所有人都很放松,等到喝了几杯酒,气氛也渐渐热烈起来,一片欢腾,大家相互敬酒,吹牛。

绿谷出久人缘一直极好,几乎没人不喜欢他,等他姗姗来迟,被无数双手嬉笑着拍打调侃,挠着后脑勺入席。

就见热闹的人群里,轰焦冻坐在墙角,安静地看了过来。今天他穿着深色的衬衣,袖口为了方便烤肉挽了起来,露出劲瘦的手肘,领口微开,锁骨半隐半现。他本来还穿着一件浅色的针织衫,因为室内温度高,被脱下来放在了一边。这个人光坐在那里,就吸引了绿谷出久全部的目光。

他身边有个明显被留出来的空位。

“怎么了,专门给你留的,快去。”已有醉意的同事挤眉弄眼,不知道在暗示什么。

绿谷出久有点僵硬地在轰焦冻身边入座,一头雾水。

轰焦冻自然而然帮他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绿谷出久将双手放在膝盖上,沉默了一会儿。

这个人就是这样,理智、强大、还温柔体贴,堪称完美情人。但绿谷不知道他对自己的看法,也不知道他对这段关系的想法,他就像掌心的一阵轻风,无法掌控。

“喝酒吗?还是先吃点东西。”轰焦冻侧目看来,伸手取来一套空餐具。

绿谷出久道谢,接过餐具,手指与手指相碰。这一瞬间,绿谷出久回忆起的是轰焦冻温热的触感,他香甜的气味,他靠近自己的时候……

觉得口干舌燥的绿谷出久拿起旁边的杯子一口灌下,引起同事们的惊呼赞叹。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酒液在胃里蒸腾,脑中嗡的一声。

 

于是绿谷出久喝醉被前辈扶回公寓,好像完全是他自作自受。

“你看上去不舒服,没关系吗?”轰焦冻询问。

绿谷出久脸色发白,在卫生间水龙头下冲着自己的头,试图捡回一些清明。冰冷的水流顺着卷发流下,沾湿了他的脸。

他借着酒力问出了困扰已久的问题:“前辈到底喜欢我什么地方呢。”

一只柔软的手关掉了水,将他拉了起来。这双手的主人递过来一条毛巾,搭在他头上,认真回答:“你好闻。”

 

绿谷出久的味道是想用脸贴住的衣物的清香,带着温度的干爽味道。

那次意外发生的时候,绿谷出久醉的比现在更严重。这个后辈平时看上去很害羞,喝醉后却出乎意料的大胆,甚至敢拉着他的领带,试图把他拖进自己的房间。轰焦冻比绿谷出久还高一点,低头迁就这个醉鬼。

“前辈,我喜欢你啊。”他的双眼带着诚挚光芒,裂开标志性的笑容喊道。

 轰异色的双眼睁大了,看向这个真诚告白的娃娃脸后辈。

TBC

 

久哥生快!

评论(8)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