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7

[1] [2] [3] [4] 5  6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这些卫兵全是生面孔,应该是新任司令官带来的私兵。这很好理解,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只有千里迢迢一路追随的私兵,才会忠诚无虞,如臂使指。

然而异族的恐怖传说实在太过深入人心,周遭传来阵阵惊呼,意志不坚定的士兵甚至退了两步,仿佛那颗头颅正散布着瘟疫或者什么死亡诅咒。

“大胆狂徒,谁允许你妄入军事重地。”新司令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呵斥道。

红龙从怀里掏出一个蜡封的卷轴,唇边浮现出一丝傲慢到了极点的笑意:“好巧,我也有一封国王陛下的亲笔书信……”

“将这群冒牌货拿下。”红龙命令道。

战斗结束的很快,新任司令为了万无一失,故意让人将轰焦冻诱引到这里,就是想趁着其余守军不知情迅速解决这位威望甚高的游骑兵队长。
红龙带来的精锐小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沉重的剑刃劈开反抗者血肉,好像劈的不过是人形的朽木。

“别杀他,我有话要问。”轰焦冻用了一个束缚术将目标固定在原地,然后惊慌的贵族被魔法绳索捆成了一个粽子躺在地上。

“你们别被他骗了,他小队的人全都死了,一个omega竟然全身而退,动动你们贫瘠的小脑子,想想这是为什么。”贵族不甘心地嘶吼着。

“难道不是因为比起你这样的老鼠,他很强?”红龙在旁边看着好戏。

“别以为勾搭上了来路不明alpha就没人知道你曾经是什么货色,来之前我查过,你这个勾|引了导师的婊|子学徒……”

轰焦冻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年轻的贵族痛哼一声,闭嘴了,吐出几颗被打落的牙齿。

他从对方怀里掏出信件,拆开观看,信上是规整的印鉴,措辞得体的华丽手写体,看上去完全是真品。

“印鉴是真的,但字迹并非国王亲自书写。”轰焦冻喃喃自语,然后他想起了什么,扭头问:“你的信呢?”

红龙无所谓地挑挑眉:“那只是一张空白的羊皮纸。”

“…………”

轰焦冻思索了一会儿,转向被捆起来的人,对着他愤怒的脸伸出纤长的手。

然后夺魂术被施加在了他身上。这是一个成功率挺低的困难幻术,能让人进入特殊的谵妄状态,无法控制地准确回答问题。

刚才还挣扎不休的小贵族双眼无神的跪在法师身前,仿佛在膜拜神灵。

“你真正目的是什么?”

“取得边境兵权,准备接收老公爵下一个命令。”

轰焦冻眼皮一跳,老公爵算是他的血亲,御前重臣。曾经力主omega敏感脆弱,不堪为王,希望小王子和他的儿子——即小王子的表哥结婚,以巩固王室统治并纯化血脉。

“老公爵拿到了国王的印鉴?”

“是的。”

 “现在告诉我,王都发生了什么变故?印鉴怎么会被私自滥用。”轰焦冻平静的声线下有不可觉察的悸动:

“国王陛下……还活着吗?”

 

TBC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