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爆轰]恶魔恋人

看了大佬的病轰觉得迷之萌,摸个鱼。非人类爆×病轰

 

第三次割腕后,他的生活迎来了巨大的转机。

实际上他本人并不承认这是自杀,毕竟他熟悉人体,也有足够的能力致自己于死地,但他没有。
他冷静地处理了血红的豁口,用绷带包扎好,吞了几个消炎片,甚至还好整以暇打扫了浴室地面。

从某种意义来说,死亡并不是坏事,而是天赐的礼物,当痛苦变的难以承受,死亡之翼就会引领人脱离束缚,前往永眠。
但他觉得还能忍受,不想放弃,只是真的太痛了,只能割出伤口转移对永眠诱惑的注意力。

然后独居的他听到了本不该存在的脚步声,在浴室门外响起。
奇异的硫磺味正静静飘散。

“幻觉还是存在吗?”医生的声音很温柔,就像他本人令人安心气质。

轰焦冻闭着眼睛,十分放松的躺在诊疗室舒适的躺椅上。他能听到医生淅淅索索翻动纸页的声音,笔碰撞金属边框的声音,也能感受到那扇放着一盆可爱绿植的窗口吹来的微风。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阳光照映下,他的容貌秀雅,目光清澈。

“没有。”轰焦冻翘起嘴角,露出了真诚的微笑:“我感觉,很幸福。”

 

回家的路上,轰焦冻买了花。这束玫瑰每一朵都形状饱满,花瓣层层卷曲,娇嫩新鲜,看上去令人心情愉悦。火红的颜色像极了那个人的眼眸。

他一个人住,从外面看,窗帘拉的紧紧的,也没开灯,似乎没有人。然而他没有掏钥匙,而是敲了敲门。

门把手从里扭开了,爆豪胜己站在那里,露出不耐烦的笑。

“怎么回来这么晚,我要饿死了。”金发男子大声说,他看见了那束花,顿了顿,责备道:“真恶心啊你!”

然后他顺手接过,把花收拾在了花瓶里。

 

看着这个如烈火般活力四射的男人,轰焦冻感觉自己被冰水浸透的灵魂重新燃起了热度。

这怎么可能是幻觉?
他将今天新开的药物扔进了垃圾桶。

可能没后续的TBC

打个广告

萌战开始了,跪求大家看一眼我轰啊。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