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8

[1] [2] [3] [4] 5  6  7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被夺心术控制的蓝眼贵族已经清醒了过来,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他面色如土,双腿酸软,完全瘫倒在了地上,已经不需要再被捆绑控制。

没人真正理会他,叛国罪一旦成立,绞刑将是最仁慈的一种。

轰焦冻的老上司安然无恙,簒夺者还没来得及处理他,这个老人被控制起来藏在石塔之上的房间,被释放之后仍旧叫骂不休,狠踢了地上软成一团的人几脚。

 

轰焦冻躺在安全的房间里,睡意却迟迟没有来临。他思考着之前获得的情报,在柔软的被褥间辗转反侧直至半夜。

这种小喽啰能说出的情报不会太珍贵,但就现在来说,情况很不妙,一场飓风正在酝酿。老公爵之心,路人皆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母亲早就与父亲分居,并未居住在正处于暴风眼的王都,而是去了温暖怡人的南郡休养。

 

他披上外袍起身,在漆黑的炼金工房里点燃一盏油灯,盯着昏黄的灯焰出神。这是一盏造型精致的油灯,燃烧的灯焰外有着透明的玻璃罩子。

他想起城堡里的魔法灯,固化了奥法能量的宝石昼夜不息放出光芒,壁炉在寒冷的冬日熊熊燃烧。青灰色的砖墙,还有玻璃暖棚里盛开的玫瑰,雨后泥土的气息。

他闻到热乎乎的晚餐,侍从们无声的走来走去,他想起了母亲的微笑。那个温柔的女人总是抚摸他的头发,叫着他的名字。

“我是轰焦冻,不是平民卡尔。”他无意识搓着自己的手指:“有些责任我必须承担。”

轰焦冻从床下的暗格取出了一个包裹,打开层层叠叠的油布,露出扁而长的雕花木匣。被珍重藏于木匣之中的是一柄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有特别的花俏之处的长剑。

他握住剑柄,将剑锋轻轻抽出。这是一柄很美的长剑,颜色非常奇特,白与红的缎纹纠缠在一起,水乳交融。千锤百炼的剑锋如一泓秋水,寒气逼人。剑柄处有条栩栩如生的红龙,由红宝石镶嵌而成,正在喷吐烈焰。三条血槽从剑柄的龙爪延伸至剑尖,昭示着它并不是观赏品。

焦冻,这是此剑的名字。

他五岁时,母亲的密友,来自南郡龙之乡的女大公送来的订婚礼物。

他紧紧握住这柄剑,为了自由他逃出牢笼,现在,为了责任他决意回归。

 

红龙一行人和指挥官密谈之后即告离去。

“请将信件转交给南郡的爆豪女士。”

“不要命令我。”红龙露出桀骜不驯的笑,然后说:“再说我怎么能见得到高贵的爆豪女士。”

轰焦冻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拉了拉衣领中的银链,取出一只吊坠。那是一个造型普通的银质坠饰,如果了解隐藏的机关,将会看到水晶下小小的画像上微笑的白发女人。

“可以将它作为信物。”他相信母亲的朋友,至少会在这种时候保护好她。

红龙狐疑地接过,上下打量他:“你呢?为什么不自己去?”

也不知为何出奇信任他的轰焦冻诚实回答:“我有事要回王都。”

红龙想起那只小老鼠的污言秽语,莫名感觉一股酸意,忍不住喷吐道:“想念你的导师情人了吗?”

轰焦冻却毫无所觉,奇怪他为什么又开始不高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见他。”

红龙冷哼一声,头也没回策马离开了。

TBC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