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9

[1] [2] [3] [4] 5  6  7  8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这是一个平静无风的夜晚,雪花从黑暗的天际悄然飘落。灯光拖出长长的影子照射在窗外的积雪之上,让雪堆映射出一种暖黄色。

轰焦冻正在炼金工房里灼烧药草,配置和分装最后一批药剂。他的手臂稳定,动作娴熟,显然做惯了这项事,甚至可以在这样精细的操作中分心二用想着其他事。

他在想自己的老师,之前对红龙说要去见导师,这句话并非谎言。
他的老师曾经是宫廷大法师,卸任之后去了中央法塔,这是轰有底气冒充中央法塔学徒的原因。
威尔家的小子胡说八道的时候,轰焦冻让他住嘴了。他可以忍受别人编排自己,却无法忍受老师遭受谩骂。

这些愚人不会知道,高高在上的大法师居然是个omega。他出身低贱,机缘巧合被发现有施法天赋,获得从烂泥中爬出的登天之梯。少年惧怕再度跌落尘埃,服用了禁忌的炼金药剂毁坏了自己的生殖系统。

成功者的光辉掩盖了不堪的旧事,这件事在他成为大法师后几乎无人知晓。

 

水银般的药剂被分装在了石英试管之中,这些药剂含有大量的止血药草,浸润了法术的力量,改良的秘方让它效力增强,最为优良的那些甚至可以止住被割破大动脉喷涌而出的鲜血。
如此珍贵的药剂市面上会有很多人不计价格求购,价值堪比同体积的黄金。
轰焦冻来到经常发生战斗的边境,带来的好处并不仅仅是作为法师的战斗力,还有活人无数的功绩,这让他获得了仅次于指挥官的威望。
雪未停,轰焦冻已经离开了,留下了最后一批馈赠。

王都的初春并不温暖,下着连绵不绝的阴雨,微风还残留着冬日的余威,夹杂着水汽,并没有给人以回暖的预兆。但比起北境的严寒,这样的气候温柔如水,只能称凉意而非寒意。

曾经的宫廷大法师有些畏冷,他穿着厚重的白袍,膝盖搭着毯子,蜷缩在椅子里看书。这是一把结实舒适的橡木椅子,稳稳地摆在壁炉旁。

春雨敲击着窗户,轰翻窗进来的时候,他仿佛预料到了此事,并没有丝毫惊讶。

“我的小王子,你回来的并不是时候。”他放下手里的书叹道。

大法师有一张慈祥的脸和黑色的双眼,头发本来也是纯黑,因为上了年纪已经化为浅灰。

“我觉得正是时候,可以为我亲爱的堂兄的加冕仪式送上诚挚的祝福。”轰焦冻抖了抖袍子,在地面晕染开一滩水迹。

 

轰焦冻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这一路上他早就在坊间听闻了老公爵散布流言——王后失贞,小王子血统堪疑,被国王厌憎。为全王室尊严,小王子被流放已有数年之久。
现国王重病卧床不起,决心立老公爵为首辅总揽国事。并传位于兄长长子萨因殿下。

“投奔我那五岁见过一次面的未婚夫和他完婚,说服南方贵族壮大实力,再来和已经登基的伪王大战三百回合吗?不,我会让这一切提前结束,请帮助我进入加冕典礼。”

“我回来取属于自己的东西了,老师。”

TBC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