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ABO十杰]战利品11

[1] [2] [3] [4] 5  6  7  8  9 10

ABO十杰,法师轰。爆轰。

能发动真血审判,代表小王子的血统毋庸置疑。

但现在,他以omega的身份挑战弓马精熟的alpha堂兄,实为不智。如果围观的众人知道他本职其实是法师,却在死魔区丢弃自己苦学多年的技巧,选择了和萨因肉搏决斗,肯定会觉得他疯了。

 一个omega的挑战,这个骄傲的alpha会答应吗?

事实证明,轰焦冻极为了解这个堂兄。他不可能放弃这个在大贵族见证下,合法获得王位的机会。

萨因亲王抽剑而出,扔开镶着水晶、玛瑙的剑鞘。剑鞘上有宝冠徽章,昭示着他的王室血脉。

这是一柄黑沉沉的单手巨剑,千万次锻打造就刃口层层叠叠的美丽波纹。萨因是年轻有为的alpha,自十五岁就频繁参加比武,建立威名。

他将剑停留在保养得宜的左掌,锋锐的剑刃将掌心划出一道血痕,鲜红的血渗出,滴在了地面上,地面的符文又是一震,激荡出一圈涟漪。

“我接受你的挑战。”他严肃回应。

萨因将鲜血涂于剑身,虔诚祷告:“先祖若眷顾于我,便予我以力量。我将会证明自己是最合适的国王人选。”

轰焦冻看着这个曾经亲密无间的童年玩伴,一言不发。

 

“焦冻,你知道我的心意。”萨因诚挚说:“为什么不能是你嫁给我为我生儿育女呢,就像初代王娶了自己的妹妹一样?”

“抱歉,我没兴趣生育畸形儿。”

 

萨因发出叹息,猛地冲了上来,沉厚的巨剑当头落下。一把有着半红半白缎纹的奇异长剑自下而上迎了上来,双剑相交,只轻轻一触,轰借力毫发无伤避开,正面迎接以力量见长的alpha并非明智之举。

红剑微收,紧接着发动了突刺,毒蛇一般刺向萨因的咽喉,却被巨剑挡住,没有造成实质伤害。

萨因的攻势狂暴迅捷,沉重的巨剑在他手中仿佛一根木柴,灵巧无比,却无法抓住灵猫一般对手。两柄剑偶尔碰撞,弹开,发出刺耳的金属嘶响,火花激荡。

胶着的战况让萨因有些躁动,大概在他的设想里,绝对没有和柔弱的小王子打的难舍难分这种预想。萨因露出阴郁的表情,再不是之前的轻松写意。

侧步,格挡,劈砍,巨剑扬起omega柔顺的发丝,却无法伤到他分毫。边境惨烈的战斗给了小王子丰富的经验预判躲避。

萨因可能是一个精于决斗的骑士,但他不会在冷如深渊冻得人浑身麻痹的漆黑长夜和怪物战斗。而这一切,轰焦冻早已习以为常。

两人在宽阔的场地转圈,alpha试图以蛮力压制矮小的对手,压缩他的活动空间。omega以三段刺突袭,同时攻击双眼,脖颈和腰腹。
萨因后退一步防御,叮的一声脆响,轰焦冻击中了他的腹部,却被盔甲挡住,只留下一道凹痕。萨因趁势反击,omega毫不恋战,只浅尝辄止便告退走,甚至比他的巨剑来的还快。

轰焦冻再一次躲闪到了他的背后,萨因居然早有准备,转身以全身力量向下猛劈。轰焦冻以剑格挡,被巨力推拒得踉跄,失去了平衡,他着地立刻翻滚,巨剑劈向了地面,割断了他一段袍角。

大殿的地面毕竟是普通岩石,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碎裂开来溅起碎片,直扑alpha的眼眸。

萨因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冰冷的长剑迅如烈电,趁隙劈进了他的肩胛,深入血肉。锋锐的刃口切断了他的动脉,剑身上的三道血槽加重了可怖的伤口,造成了致命伤。

alpha发出恐惧的呻吟,丢下巨剑捂住了脖颈,然而热血已经泉涌而出无法阻挡。死魔区的环境,无法使用炼金物品,也无法使用治疗神术。
“救我……”他望向小王子伸出手,满脸鲜血很是茫然。

这个绝望而扭曲的成年alpha的脸和记忆中陪他玩耍的红发少年重合了。
少年总是戴着一顶粗糙的铁冠,拿着木剑,安排雏鸟一般柔软的幼小堂弟站在身边,将野花编织的花环戴在他的头顶,兴致勃勃扮演着初代王的婚礼。

轰焦冻看着他倒向地面,鲜血在身下流淌而出一个血泊。
“好冷……”萨因叹息道,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

手刃篡位者,轰焦冻内心并不欢喜雀跃。

 

之前升腾而起的火焰之墙在两人决出胜负之后渐渐消散。同时意味着它提供的隔绝保护也将消失。老公爵在悲愤的号哭,要是他下令弓手放箭将杀害自己独子的凶手当场射死,轰焦冻一点都不会奇怪,还有一场硬仗在后面。

士兵们在犹疑不定,贵族们在喧哗彷徨。

轰焦冻平息了因为战斗遗留的剧烈喘息,捡起滚落在地的红宝石冠冕,冠冕浸透了他堂兄的鲜血。

他将沾血的冠冕置于金盘,转头对围观的贵族们露出微笑:“放下武器,宣誓效忠,我赦免你们的一切罪过。”

TBC

下一章

评论(1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