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爆轰]易燃易爆炸1

阴差阳错要一起拍摄某V的故事。爆轰。

无个性平行世界,对拍片一窍不通,瞎写的别信。

 

 

1

轰焦冻毕业后决定要自己拍电影。

拍电影是他真情实感的梦想。

说起来,他的另外一个梦想是成为小魔仙,可以变身拯救世界那种,然而这个梦想在他发现小魔仙居然是特摄并不是实拍之后破灭了。

伤心之余,特摄的神奇有趣更坚定了他想拍电影的决心。

他考入名校导演系,一直名列前茅,以很优秀的成绩毕业了。没办法,要是不够努力,就得回家继承家业,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停止幼稚的对抗,别玩了,回来干点正事。”那个男人说。

“我就不。”那个男人的儿子轰焦冻说。

 

于是一贫如洗毫无背景的新晋导演系高材生根本找不到工作,连片场助理都找不到。

之前他实习的时候深情呼唤说你毕业之后来我们这里的老朋友也无能为力。工作机会总是在他被录取半天后落在他的竞争者头上。

“轰君啊,本来一切都敲定了,突然就说换人。”对方语气有点抱歉,有点惋惜,还带了点暗示:“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挂了电话的轰焦冻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觉得不想屈服。

 

过了一周,他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

一个小剧组的导演因为神秘原因激情离职,丢下烂摊子。他被病急乱投医的剧组录取了。

 

“轰导,请问什么时候能入职?”一个自称剧组场记的年轻男子打来电话,语气有点急切。

“明天就可以。”不管这个剧组有什么猫腻。总要尽快到现场看看才知道怎么回事。

“好啊,明天我等你来,到了打我电话。”男子明显很高兴,语气也轻快了起来。

 

轰焦冻对这个剧组的贫穷状况有所准备,毕竟可以不受那个男人控制的剧组大概不起眼到了极点。

真到了现场比他想的更简陋。整个片场就只有一个房屋内景,应该是剧组临时租来的。也怪不得他们急不可待,这耽搁一天就是一天的成本。

他瞄了一眼器材,都是最基础的灯光和摄像设备,壕点的业余团队都会准备得更充分。

“这是剧本。”场记小青年递过来一张纸,表情有点莫名忐忑。

轰焦冻接过来浏览了一下,沉默了。

这居然是个G|V片场。

 

 

2

场记坦白说之前的导演是穷困落魄才来拍片,现在获得了一个小小机会,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麻溜追求梦想去了。

也是追求梦想的轰焦冻:…………

他对情|色并不歧视,大概搞艺术的都不会歧视这个。他也是个很脚踏实地的人——确实没地可去,这里至少还能磨练下技能积累下经验,也有基本的配置让他使用。

再便宜的摄像设备也不是他买得起的,果断接受了一贫如洗毕业生人设的轰焦冻如此思考着。

“那你们……演一段给我看看?”新上任的轰导说。

 

两个穿着浴袍的演员上场了。这个剧组穷到什么地步呢,就是在G|V领域也属于垫底那种。

两个演员是直的,从A|V片场借的。其实拍G|V的有不少都是直男,也算是业界默认了。

 

毫无剧情,小黄|片要什么剧情。但两个演员的演技实在是……

烂,真的太烂了。僵硬的肢体,麻木的表情,冷漠毫无感情的眼神。

“停。”轰焦冻忍无可忍说。

 

轰焦冻是个有抱负的导演,对自己的作品是有诉求的,这让他对待工作精益求精。虽然现在没这个条件让他精益求精,他仍然想要尽量提高质量。这是他的职业素养。

在大学的时候他也拍过几个短片,得过颇有分量的新人大赏。对于怎么指导毫无经验的素人也算有所了解。

这两个演员或许不是新人了,但他们平时都是拍摄一些脱裤开干的短片,不需要什么演技,和素人也没什么两样。对这样的演员,轰不是没有办法。

 

他示意其中一个演员退开。

“听着,这很简单,我来演示一遍。”

轰脱下自己的外套,里面是一件比较修身的白色衬衣,将他的身材修饰得很好。他将衬衣扯出一部分,露出不规则的下摆和一截柔韧的腰肢。伸手将造型完美的领带勾开,松松挂在颈间,解开最上面两颗钮扣,抓乱了自己细软如绸的头发。

一分钟的打理,让他从一本正经的导演变了个人。

嘈杂的片场安静了下来。

攻方演员还躺在那里,愣愣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导演。

轰自然而然跨坐在他身上,修长的双腿跪在他身侧。

他的袖口向上挽起,纤长的手玉一般洁白温润。这双手适合执握画笔,在油布上描画,又或是穿着正装,手执弓弦,在殿堂之上演奏,做一些严肃神圣的事。

他身在G|V现场,却没有一点羞赧的表现。

 

“表情,要尽量投入,你恋爱过吗?想想那些令人高兴的事。”轰沉稳和缓的声音传到了演员耳边。

灯光打在轰的脸上,他嘴角微翘,那张冷淡的脸庞露出了冰雪消融一般的春意。两道细长的眉毛向鬓边斜飞,眉下是一双明净的异瞳,在他不带感情注视别人的时候,会显示出无机质的淡漠,冷冽如冰雪。

然而现在,这双异瞳神采照人,如两丸水银,灵动多情。

轰伸手捧住了演员的脸,深深注视着对方。

演员被震慑住了,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两个人靠的极近,视线无法移开对方热情的双眼,脸上传来温热的吐息,双唇似乎快碰到一起。

“眼神要带温度,想象一下面前是你最爱的食物,而你已经24个小时没有吃东西,饿的前胸贴后背。”

“摄像站远一点,不要直拍脸部特写”轰背部线条优美,隐藏在松垮的衬衣之下,他扭头吩咐道:“灯光也调暗一点,不要太亮了。”

等他起身退开之后。攻的演员满脸通红,换成了侧躺的姿势,无意识遮掩自己隆起的下身。也不知道为何,本该是熟练到不再有廉耻感的工作场合,却让他有了羞涩感。

轰的视线扫过他发红的脸庞,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

“状态不错,保持住。”

TBC

写了半天没写到爆豪,对不起……

下一章

评论(37)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