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出轰]打破坚冰3

心理疾病弱轰,女装癖OOC注意避雷。出轰。

年下,警长久X社会精英轰。

[1] [2]

他们缠绵一夜,以最亲密的姿势睡到天亮,礼貌互道离别。

除此之外,他们对彼此一无所知,更不会涉入任何现实生活。

 

对绿谷来说,他对轰颇有好感——要不也不会答应对方的邀约,准备将此作为跳出失恋阴影的契机。

他没有处子情结,但能引导初夜,还让对方投入其中,这对他来说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作为一个爱瞎操心的人,偶尔他会回想对方那并不女性化的举止,进而思索他的心理和生活。

但也就如此了,一次完美的419,春梦了无痕。

生活回到了正轨。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stalker案件?”绿谷看着手里的资料满头雾水。

他是一线刑侦人员,主要处理恶性重大事件,按理说这种案子是不会交到他手上的。

“没办法,听说这位金贵着呢。”同事露出你懂的表情,似乎意有所指。

绿谷低头确认了下受害者的名字:“轰,焦冻?”

 

不久后,绿谷出现在了一个财大气粗大公司的待客室,告知前台来意和出示证件之后,他默默等待这个人的出现。

绿谷万万没想到等来了一个熟人,在这样的场合,和一夜情的对象重逢了。

来人红白双色的短发全数向后梳拢,穿着周正的白西装,衬衫是深色,领带系得一丝不苟,神色沉静如水,眉眼间透着上位者特有的冷漠和压迫感。

虽然对方表现得公事公办,接受了全套问询,绿谷却不会错过他开门看到自己那一刹那的动摇。

 

“绿谷先生,我的公寓邮箱里还有一些可以作为证物的信件,你可以来一趟吗。”

轰白皙的手推来一张纸笺,纸上是漂亮的手写体,注明了私人联系电话,时间和一个地址。

绿谷到的时候,轰已经在等他了。

轰在傍晚的微风中抽着一根烟。其实他没有抽烟的习惯,突发的冲动让他在路上买了包。

轰还穿着白天绿谷见过的那件衬衫,却没有穿外套,领带也不翼而飞,原本整齐的衬衫解开了两颗纽扣。

这让他看上去很放松。

他倚在墙上,有点凌乱的头发软软地垂在耳侧。手里的烟一明一灭,漾出一缕青烟。

轰看到绿谷来,冲他点头微笑。

 

“能借个火吗?”绿谷笑着走上前去,就着轰手里的烟,点燃了自己的。

TBC

评论(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