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爆轰]卧底

黑道PA,卧底爆豪X卧底轰,爆轰。

人物有OOC,有轻微路人剧情,注意避雷。

 

 

楔子

 

社长跄踉了几步,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插入了他的腹部,还在要害处用力搅了搅。

他捂住伤口,嘶声道:“你……你居然!”

直到刚才,他都绝不信这个人会对自己动手,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疏忽,将安危相托。

拥有异色双瞳的年轻人慢慢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我为什么要杀你,你不清楚?”

伤口血流不止,社长吃力看过去,只觉得朦胧光中,曾经亲密无间的副手笑得极不真实。为求活命,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当初是老五趁我出国欺辱你,事后我救了你,毫不犹豫重罚了他,我哪里对不起你!”

年轻人静默了几秒,似是在奇怪这个问题:“没有你的指使,他敢动我?再愚忠也是有脑子的。”

社长濒死之际,直觉他杀自己并非为了报复,却已经无暇细想,只觉眼皮似有千斤重,灵魂快要脱出身体飘向远方:

“你……究竟是谁?”

年轻人用一种悲悯的,轻柔的声音回答:“我是卧底啊。”

 

 

 

 

1

 

轰焦冻在没有丝毫光线的黑暗房间睁开了眼睛,沾满血迹的绷带裹住了腹部的伤口,想要抬手,却发现手脚被皮革束具固定住。

记忆被割裂成无数碎片,爆破的轰鸣、冷兵器撞击的脆响,鲜血横流的战斗,无数光怪陆离的场景从他脑海中穿过。

发生了什么……

一道强光陡然亮起,审讯用的大灯直射在他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引发了剧痛。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的姓名?”

“我是谁,你不知道?”

 

轰焦冻,近年刚上位的黑|手|党老大新宠,曾在爆炸中拼死救主导致左脸烧伤,留下疤痕。现在极受信重,隐隐有社长副手的势头。

他不动声色打量着环境,觉察到身上缠绕的电线。

……电击设备?

刚意识到这点,一道烈电如烧融的火针风暴般践踏过他的神经。

轰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不受控的剧烈扭曲抽搐起来。几秒后电击结束,他的全身还在不停痉挛,没有回过神来。

 

“你的姓名?”那个熟悉的声音带了点笑意,似是十分满意。

轰抬起头来,用难以聚焦的瞳孔努力看向逆光下的那个干瘦的身影。

帮派里排行老五的忠犬,绰号指虎,平时主要搞情报收集,也干一些不便为外人道的肮脏活计。

他知道发生什么了。

他被怀疑了。

 

2

几轮电击的下马威,轰整个人湿淋淋的,沾满了自己的冷汗。面色青白,犹自发抖。

指虎一步步走近,他左脚略跛,走起来深浅不一。

那张脸在轰的视野中逐渐清晰。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做尽恶事的人,却长得还算俊秀斯文,只是眼底冷酷暴露了他的真实性情。

 

“没有证据就动用私刑公报私仇,你想过后果没?”轰强忍剧痛,咬牙切齿试探,试图找出对方知道了多少。

“我不但有证据,还有证人。”指虎慢条斯理说道。他的声音并不难听,却滑腻的像是冷血生物,带着深沉的恶意:“没想到老天开眼,终究让你落在我手上。”

 

两人的私怨来源于指虎性别男,爱好男,对新入会的轰表现出极大兴趣。那时轰已经以苦肉计坏了自己的脸博取了信任。

社长没有干涉,默许了私斗。两人的争端最后以指虎瘸了第三条腿结束。

 

“社长会明辨是非。”

“大哥现在在国外干一笔大生意。”指虎暧昧地掐着轰的下巴,温和的脸露出快意的笑容:“只要在大哥回来前让你招认……”

“你有本事就现在弄死我,否则……”

“别担心,不会让你死的,我还想看焦冻怎么对人张开腿求艹呢。”

“五哥就别瞎操这种心了吧,我不是打断了你那根小蚯蚓?”

这句话没有说完被指虎兜头一巴掌打断了。轰的脸侧向一边,嘴角渗出血丝。

练家子的手劲非同小可,轰感觉大脑眩晕了几秒,耳内轰鸣。眼神却充满了讥讽,没有丝毫认输的意思。

 

“我怕自己粗手粗脚不小心弄死了你。”指虎大笑,手轻柔抚摸他火辣辣的脸庞:“这种事还是让专业的来吧,拷问专家爆豪胜己,他比你还年轻,真是英雄少年,人不可貌相啊。”

轰转过头来,对上了一双血色的红瞳。

TBC

试阅,沙雕写手不会写这种题材,但又忍不住想写这个场景。

觉得反感请尽情提出,我删文【……】。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