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双轰|白红]我的半身(上)

睡前一撸,双轰骨科,白红【?】。

心机冻冻,在线黑人。

 

1

 

轰冻冻伸手地拉住哥哥的校服外套:“该回家了……还没玩够吗。” 

正在专注拿着一把仿真枪射击丧尸的轰焦焦目不斜视,紧盯屏幕:“别急,还不到我们回家的时间吧,社团活动一般会进行到五点。而且今天父亲不回来。”

背着一个包还提着一个包的轰冻冻有点不开心:“说好了是带我出来,结果就你一个人在玩。”

轰焦焦表情严肃,语气沧桑地说:“没办法,你不是打游戏这块料。玩个太鼓达人第一关都过不去怪我吗?”

轰冻冻头脑转得极快:“所以你明知道我游戏打不好还叫我来,就是让我打掩护拎包的。”

“别生气啊小老弟,待会儿哥哥把兑换券都换你想要的东西好不好?这关马上就过了。”轰焦焦安抚。

“行吧,我要那个兔子玩偶。”轰冻冻暂时被安抚住了,还是有点小不忿。

 

轰家两个小儿子是双胞胎,分别继承了父母的个性。两人发色瞳色不一样,作为同卵双胞胎,相貌几乎一模一样。

大的那个出生就比小的那个早了五分钟,却不妨碍他老气横秋地长期以哥哥自居。

两个孩子自小形影不离,学校当然也上的同一个。本来今天放课早,之后安排了社团活动。比起循规蹈矩,所有人眼里的优等生的弟弟,轰焦焦性格比较跳脱,也更加叛逆,偷偷翘了社团活动,带着弟弟出来放飞自我。

 

见时间差不多了,轰焦焦恋恋不舍放开手中的游戏,捧着吐了一地的兑换券去了兑奖台。

他没有食言,换了弟弟想要的礼物。轰冻冻左手牵着哥哥右手牵着兔子,踏着夕阳的余晖回到了家。

 

2

 

“我去,今天他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加班吗。”吃完了晚饭,轰焦焦对弟弟小声吐槽。

他天不怕地不怕,却莫名有点怵轰炎司。

轰冻冻就淡定多了,伸手拍了拍他:“父亲叫我们等等去训练室,别忘了啊。”

 

他们俩怎么都没想到,这是伤痛的开端。

“站起来,这样怎能赢过那个男人?”轰炎司说:“你们并不是我的最佳作品,但我已经没时间了。”

 

疼痛,受伤,两个人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在弟弟抽噎的时候,轰焦焦却忍住了不哭。

他是哥哥,他有义务帮助弟弟。这件事得从比弟弟更厉害做起。

他包扎弟弟的因为激烈训练扭伤的手臂,抱着弟弟在两个人的房间中入眠。

有时他在卧室忍耐痛苦和恐惧,轰焦焦总是庆幸还好从小到大他们都在一个房间。怀里颤抖的弟弟,同样是他的精神支柱。

 

可惜的是,事情不会最糟,只会更糟。他们意料不到的是,精神不稳的母亲竟然带来了更加严重的伤害。

轰冻冻从哥哥怀里钻出来——他哥哥睡姿一塌糊涂,现在是头在床尾,脚在枕头上,双腿像是施展擒拿技一样缠锁在他身上。

他安静看了会儿这个和自己长得非常相似的少年,和他手指的烧伤。

在个性运用上,火永远比冰更危险。

“怎么醒了,要我陪你去厕所吗?”轰焦焦咕哝着,翻身坐起,顺手揉乱了弟弟柔顺的白发。


“……我已经没办法再带这两个孩子了……有时我看着他,会觉得他丑陋的不堪入目,将变成和轰炎司一样的人了。”

“妈妈?”

在那壶开水泼过来的时候,红发少年向前踏了一步,挡在了惊呆的弟弟面前。

TBC

……我保证(下)是沙雕搞笑,笑着死去。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