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双轰|白红]我的半身(下)

睡前一撸,双轰骨科,白红【?】。

心机冻冻,在线黑人。



3

 

生活真正回归正轨的节点是离家多年的红发少年再次踏足这栋老宅。

 

轰冻冻亲自去了车站接他。

轰焦焦穿着士杰的校服,几乎没带什么行李,就挎了个小包。

我哥穿这身真帅,轰冻冻恬不知耻地在心底夸奖那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他和以前不一样了,轰冻冻想。

其实他们从来没有特别像,因为气质的差别,就算他们拥有一样的发色眸色,也能被清晰分辨出来。

但轰焦焦和小时候有太大的不同。在他们分离的这些岁月,他的哥哥,在陌生的地方,独立成长成了他不认识的样子。

 

“你还喜欢这牌子啊。”轰冻冻瞥见包上那个黑猫头图案的标记,问道。

这牌子并不有名,实体店没几家,轰焦焦却从小喜欢。

“那是,你哥我是很长情的。”

很长情的轰焦焦丝毫没有什么隔阂,刚到老宅直接拉门而入,脱掉鞋子穿上弟弟的室内拖鞋啪嗒啪嗒跑了进去。

“姐,今天吃什么?”

 

4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轰冬美坐在最小的弟弟对面斟酌词句:“你哥哥他亲口对我说他是个双,所以我们想着……雄英是最优秀人才的聚集地,你有没有什么人介绍给他?”

轰冻冻突然有点懵,这是什么年代的操作了……


但他精准地猜到了这件事真正的背后推手是谁。

轰炎司。

没跑了。

 

最近轰炎司是真的想要弥补从前的过失,对妻子和几个孩子做出了努力。

只是这种努力有时显得笨拙到可笑。

轰冻冻不想为难姐姐。

  

“爆豪胜己?”轰冻冻看了眼:“他是我同班同学,非常优秀,入学成绩第一。”

“但他……性格很强势,争强斗胜。姐姐你看过这张照片吗,我手机里这张。对,就是体育祭领奖台那次。”

那场比赛轰冬美当然也有看,对这个揪弟弟头发的男孩子也是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换一个吧。”

 

“对吧。”轰冻冻的手指划过第二个名字。

“绿谷这人性格非常好,各方面都很优秀。”

“不过嘛……”轰冻冻笑起来:“我和他关系挺好的,所以我知道他是笔直的直男,好几个妹子都喜欢他呢,包括我们班的丽日御茶子。”

“这样啊……也不能强求。”轰冬美遗憾地划掉了绿谷和丽日两人的姓名。

 

“八百万同学……”轰冻冻赞赏点了头:“她和我同样是保送生,还是同桌。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小姐。”

“但她是家中独女,偌大家业,将来必定会招赘上门的。”

“班长也是一样,姐姐你可能不了解,他哥哥被斯坦因袭击重伤。将来也是要负担起家族事业的人,不太可能接受同性伴侣。”

轰冻冻轻描淡写地把两人扔出局。

 

“葡萄和濑吕,宇直。”

“上鸣和耳郎在交往。”

“青山完美主义者还颜控,肯定受不了哥哥的烫伤。”

………………

 

快刀斩乱麻之下,1A全军覆没。

“那……士杰那边呢,他读的士杰,和同学们有没有要好的?”

 

“有啊,比如这个夜岚稻佐。实力强劲,个性也很厉害,关键是他和哥哥关系挺好的。”

“所以……”轰冬美很期待。

“但是他很讨厌父亲,也很讨厌我。到时候会引发家庭矛盾。”

 

“怎么会这样……”轰冬美本来也没抱希望,这样颗粒无收的结局还是让她有点失落。

“这不是姐姐你的意思吧?”

“确实不是。是父亲……”

 

我的哥哥,我的半身,这个世界上我最亲密的人。

血缘的力量如此深厚,双生子甚至像是同一个灵魂分裂而来,这种羁绊能超越生死和爱情。

 

“别担心,还有我呢,哥哥的问题我来想办法。”轰冻冻笑着说。

 

END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