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藏室

轰右真的好吃求求你们吃一口QAQ
杂食党哦,注意避雷。

[爆轰]不,不行,不可以

30分钟速摸,吃到酸桔子的怨念,沙雕小短文。爆轰已交往设定,荒诞的连环梦境。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正身处噩梦。

 

这件事要从几分钟前说起。

他如同往日一般在自己的房间入睡,然后惊醒了。

他感觉到床上有人。

 

床上的人是轰焦冻,穿着草莓牛奶样式的睡衣,很放松地躺在他身边,手里还剥着一个桔子。

这种诡异的现状简直无从吐槽。

他确实和轰在交往,但还只进行到牵牵小手的程度。

于是轰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间,为什么会在他床上,为什么会很自然地在他床上吃桔子?

 

对面的轰像是觉察到了他充满疑惑的目光,抬眼看了过来。

轰本来就十分好看,此时在卧室昏暗的灯光下更是增添一分光华,眉眼柔和,显得特别安定。

轰大概是误会了爆豪的疑惑,捏住剥好的桔子瓣喂了他一个。

 

爆豪被酸到差点原地去世。

“你特么,故意的吗?”

轰看着爆豪皱成一团的脸,疑惑吃了几个。

“我觉得很好吃,一点都不酸。”

轰思考了几秒钟,有点恍然:

“抱歉,我忘记怀孕之后口味有所改变。”

 

……

…………

爆豪从梦中惊醒,在自己床上醒了过来。

他坐在床边平复心情。

很好,床上没有轰焦冻。

也没有桔子。

当然更不会有怀孕。

世界还有救。

爆豪松了口气。

 

此时门铃响了,他站起身来去开门。

门外是轰,穿着一件他眼熟的常服站在那里。

爆豪将脑子里的草莓牛奶睡衣抹去,问道:“你怎么来了,有事?”

轰拎着一个小纸袋示意了一下:“你叫我买的东西我买了。”

爆豪满头雾水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个一看就很酸的桔子。

爆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面色狰狞地把轰壁咚在门口。

“你,没有怀孕对吧?”

“当然没有。”轰看上去很困扰:“你在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怀孕?”

爆豪微微松了一口气。

“怀孕的是你啊。”轰面色平静地引爆了一个炸弹:“在上面的那个怀孕不是常识吗?”

 

艹。

这次爆豪惊醒的时候,直接从床边翻下去了,要不是他运动神经好身体协调能力佳估计得以脸拍地。

这梦怎么回事,难道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

他看了眼时间,也到该起床的时候。

在公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侧耳倾听闹哄哄的同学们互道早安,聊天。

一切都很正常。

直到中午吃饭都没有出幺蛾子,这让他稍微放松了警惕。

 

得到和轰独处的机会,他审慎地问了几个问题,确定了几件事:

轰和他正在交往。

轰还没有和他滚床单。

他和轰都不会超脱生理常识怀孕。

一切事情都和他记忆中的一致。

这让他长长舒了口气。

 

爆豪有点心有余悸。

他在一周后才把梦境简单告诉了轰。

“这也太荒诞了。”轰笑着说:

“别要多想,我们人鱼不都是产卵后体外受精的吗,哪儿来什么怀孕。”

 

“艹。”

爆豪说。

 

END

评论(22)

热度(529)